当前位置:首页  »  丝袜诱惑  »  【出差途中与两个小姐的三个回合】【出差郁闷】

【出差途中与两个小姐的三个回合】【出差郁闷】

  一个人在异地出差,环境和接触的人都很陌生,心里感到无限的空虚和寂寞, 当然也就给一夜情找到了自己心中可以认可的合适理由。想开了以后,或跟一起 出差的同事性爱,或者和旅途中碰到的有缘人性爱,或者跟出差地接待方的同行 性爱, 
  一个小时过去了,已经快凌晨两点半了,想想明天还有事我就让她回去,说 是账我照常结。出乎我的意料,这姑娘反倒显出了不悦,说我嫌弃她。怎么会那? 我们肌肤相拥,她又那么美丽……我轻轻地吻她一下,就这样,我们的舌头就再 也难舍难分了。我轻压在她的身上,吻着舌头、吻着耳垂、吻着玉颈,用手轻轻 地隔着睡衣抚摸她的大奶子,她竟然轻轻地颤抖起来。一会她让我趴下,她坐到 我的屁股上,当时我的钢枪早就硬了,一压疼的我呲牙咧嘴。她连说对不起,用 温热的舌头在沿着我的脊柱舔着。
 
  天已经有点凉了,舔过后的皮肤像刷过了酒精,凉飕飕的,浑身汗毛都像是 要立起来。她在我身上抹上了一种油,后背我看不到,但估计就是A片中的那类 油。她借着油在我后背恣意按摩着,一会把油涂在了我的屁股和钢枪上。她在我 的屁眼上也涂上了油,后来竟然拿舌头舔了起来。我一下子血往头上涌,还从没 有人舔过我的屁眼那。我的大鸡巴,也硬的几乎要绷断了。
 
  她跪在了床上,把我的腿呈八字放在了她的腿上。我仍是趴着,动作像个大 青蛙。当然,腿架起来,我的大鸡巴就完全露出来了。她用手忽轻忽重地揉弄着 我两个睾丸中见的一个点。这么一弄,我感觉一下子就要射出来一样。我突然想 到,好像有这么一个什么性穴,在男人的两睾丸之间,估计她点的就是。真不明 白,这种女人做老婆,还有什么可不满意的。她一手点着我的穴位,另一只手抚 摸着我的大鸡巴。我兴奋剂了,身体竟然出现来轻轻地颤抖。
 
  看我这么兴奋,她让我翻过身来。她坐在了我的肚子上,脱下衣服让我肆意 地抚摸她的大奶子。仰视起来,她的奶子是那种精致饱满型。乳头竟然还是粉红 的。随着我的抚摸,她的屁股也一下下地蹭着我那直立的鸡巴。她慢慢滑到我的 两腿之间,在我的鸡巴上涂上了油。没有带套,就这么大口大口的亲起来。她的 小嘴真是美妙,就像是女人高潮阴道的那种收缩,一下一下的含着我的鸡巴套弄。 
  一边套弄一边用眼睛偷看我,眼中显示出了迷离。给我口交的同时,她也显 得足够动情,一边口交一边低低地呻吟。我终于把持不住了,猛地在她嘴里动了 几下,全部精液一下子就射进了她的嘴里。一会等我喷射完了,她没伸出手,一 点点把我的液体吐在手里。脸红着说“你真厉害”。
 
  浑身是刚摸的油,她让我去浴室先冲冲。我说你也几乎全身都是油了,拽着 她跟我一起洗。我牵着她的手进了浴室。浴室是那种玻璃盒子的,很宽敞。卫生 间里满墙的镜子,我们在里面看的非常清楚。她的小三角内裤还没有脱,此时在 一堆白肉里就显得不协调。我跪下身轻轻地帮她脱下来,她手扶着我的肩,两腿 站的很紧。小内裤脱下的一瞬间,我闻到了一种女人身上特有的味道,呵呵~ 她 的阴部已经流出了不少体液,把小内裤的中间都给染湿了。拿着内裤我放在鼻子 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一把抢下假装生气地说“多脏啊~ 快放下”…… 
  我们互相给对方涂着浴液,全身都涂。一会,两人的皮肤都被白白的泡沫包 住了。我轻轻地替她揉搓着大奶子,又用手轻轻地在她阴部划着泡沫圈圈。我说 “我帮你好好洗啊,刚你伺候我,现在我好好伺候你啊”她又脸红了,但手也没 闲着,也在我那早就又硬了的大鸡吧上前后慢慢抚摸。一会,她把我用指尖轻轻 地扫弄我的马眼,我浑身一激灵,又受不了了。顺手抄起卫生间放的避孕套,快 速带上就插了进去。她“啊”的一声低吟,像是压抑里很久。接着就完全配合了 我起来,甚至比我还要玩的更猛烈。
 
  我们换了个姿势,她两手抓着浴室内的晾衣杆,上身贴在了玻璃上,两个大 奶子被玻璃压的都扁了。下身往上翘着,任我使劲地抽查。在镜子中看到这个诱 惑的动作,我几乎都要射了。
 
  我抽出来,一把把她抱起来,带着浑身的水就回到了床上接着干。床毕竟还 是空间比较大,我们也能换不同的动作。她显然是极为动情的,两只手不停地在 传单上绞缠。嘴里一直呻吟,但是不敢大声。我把手指伸进她的嘴里,她用牙轻 轻地咬着,这让我更为兴奋。终于,猛地插了数十下,我慢慢地一腔精液全射在 了她的阴道里。呵呵~ 虽然隔着套,但她一定也感觉到了精液的热量。她随着我 也到了高潮,浑身不住颤抖,嘴里乱哼哼,两脚乱踹,一下子仿佛疯了…… 
  夜终于安静了,洗过澡看表已经三点多了。因为明天还要工作,我也不习惯 和陌生人一起睡觉,所以留了她的号码就让她走了。当然,恋恋不舍,我和她一 样。床单都湿了,我在衣柜里找出了一床被子垫在了床上,然后上好闹铃沉沉睡 去。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响了。我挣扎着起来,摸到手机一看是那个姑娘的号。 接起来,她说就在我门口。我起身开门,她后面还跟着一个姑娘。
 
  进来后,跟我说那个姑娘就是刚才给我讲过的小兰。我细细打量小兰起来, 怪不得不接客,因为她分明还是个半大孩子嘛。顶多20多出头,身高1。65 左右,典型的重庆小姑娘模样。刚才我听说,她是因为叛逆从家里逃出来的。想 起来,也怪可怜。
 
  姑娘跟我讲,刚才回去把我的故事跟小兰讲了。小兰对我很好奇,也想见见 我,聊一聊。还有一件事,一会让小兰自己跟我说,说完就先走了。
 
  刚才“苦战”那么久,我哪还有兴趣聊天啊。但我这个人从来都不愿意拨别 人的面子,何况是个姑娘。我就靠在床上,让她说说她想跟我说什么。几经周折, 小兰终于肯说出来,回去听她姐姐一讲,她认为我是个好人,想把处子之身交给 我,然后明天就开始出去接客。当然,今晚我是免费的。
 
  听到这里,我几乎要跳起来。这种好事,从没听过,就是连书上也没看过。 但我真不准备对她做什么,因为破初可跟一般的嫖娼不同。我几番劝导小姑娘都 不听我的,执意今晚要是我不干她就不走了。我想了想,反正早晚也得有人捅破 这层窗户纸,干脆就让我来吧,毕竟我自认为我还算是个正经人,也懂得温柔和 感情的含义。
 
  脱了小兰的衣服,她缩着身体浑身有点抖。我慢慢地抚摸,慢慢地亲吻。处 女就像新车一样,一开始不能操之过急,否则会过早报废,而且体会不到快乐。 通过我的抚摸,小兰慢慢地伸展开了。脸上和胸脯处竟然都多了一份红晕,小体 也慢慢湿润起来。因为时间太晚,而且刚才都干了那么久,我就想速战速决再抓 紧时间休息会。
 
  我问她,你真的不后悔吗?她咬咬牙,确定地点点头。那我就不客气了,我 用手轻轻拨开她的小穴,把大鸡巴一下子就插进去一半。她几乎是“啊”的喊出 了一声,我赶紧晤她的嘴。她的泪,留在了我的手上。我慢慢把整个鸡巴都沉了 进去,大概放了有两三分钟就慢慢地抽插起来。小兰可能也慢慢地感觉好点了, 尽量配合着我,虽然不是很熟悉。小穴确实很紧,我每抽查一下都很费劲。几乎 感到,就像是用手紧紧攥着鸡巴手淫一样。小兰虽然没经验,但水很多,一会就 感觉稍微好一点了。因为我真的没有精力再跟她拖延多长时间,所以尽量快的射 精了。
 
  说实话,我不愿意干处女,因为我总觉得处被你破了,你多少都要负责任。 而且处女也都还不懂风情,干着太费劲。基本上我遇到的处女都没能让我有太大 快感,只是觉得太累,当然新鲜还是有的。我碰到的处女在破处的时候也都没有 多剧烈的高潮,这是实话。我估计,她们也还不知道高潮时什么滋味,得慢慢开 发。所以那些描述破处就感到性爱多么美妙的男男女女都是假的,至少我这么认 为。
 
  刚在铺在床上的被子又湿了,又换了一床新的才睡下。临睡下,看表,凌晨 四点半……浑然睡去。
 
  第二日闹铃响了不知多久我才起来,无精打采的洗澡,仿佛就像晚上刚跑了 一万米。一天的会议被我压缩成了半天,在会上发言后就昏昏欲睡直到会议终结。 由于这次接待方“安排”的不错,我在项目中给予了他们更高的利润。
 
  一下午,昏睡之中,一切宴请都被我拒绝了。由于有事在身,乘晚上的飞机 回来。在飞机上睡,回来接着睡,一直到现在才仿佛缓过点劲来,把经历写出来。 谢谢大家支持我,写文章的过程中,回想前天的经历,鸡巴又直了好久…… 
 
<